遗嘱和遗产

我们可以协助你减低在複杂的房地产管理中遇到的困难。

对於我们的亚洲客户,我们也可以协助处理多个司法管辖区内资产出现的一些较为棘手的问题。如果是关於继承人的问题,我们有处理遗产诉讼的经验。

您可以点击下面的案件,查看我们多年来曾经处理过的遗产诉讼案件。

对於大概80-90%的客户来说,遗嘱是处理遗产的最好方式。但有时你的情况可能会让你感到在继承人上可能会存在问题。例如,正处於第二段的婚姻但在第一段婚姻有属於自己的孩子,不幸的是,这种纠纷很常见。

在这种情况下, 除了遗嘱外我们可以通过多个的规划的方法来“避免这个问题”。关键是在问题出现之前避免这个问题。在您与我们的咨询当中,我们可以和你讨论这些不同的选择。

  • 妻子取了母亲儿子的钱

    一个儿子拿着属于他母亲的大笔款项。当儿子的妻子发现儿子快死时,(他当时和妻子不住在同一间房屋里),妻子叫儿子把款项转给她。我们成功地辩护这笔钱仍然属于母亲,尽管儿子将钱转移给妻子,因为儿子只是为母亲信托保管这笔款项(法律上称之为“归覆信托”)。
    Pan v. Pan Estate, 2010 BCSC 1230
    Pan v. Pan Estate, 2011 BCSC 856

    阅读案件

  • 弟弟取代姐姐为执行人

    一位母亲去世之后,把她的遗产留给了她的两个孩子。遗产中最主要资产是她去世时所居住的房屋。按照母亲的遗嘱姐姐是遗产的执行人。姐姐凭着母亲还活着的时候签署的一份授权书和一份财产转让协议把房子卖掉,然后把净销售收入投入她和丈夫的银行账户,更拒绝把一半的钱转移给她的弟弟。她还声称,母亲已经授权让她可以从照顾母亲的时间上得到报酬,因此提出了对遗产的申索。引用利益冲突,我们让弟弟取代为母亲的执行人。
    Browne v. Brown Estate, 2015 BCSC 28

    阅读案件

  • 伯伯试图收回一半他那已经转移给他侄子的房子 – 归覆信托申索被驳回

    一位老人想要他哥哥当时五岁的孙子在他去世后继承他的房子,於是他把房屋转移给他和他的侄子作为联合拥有人。六年后,他跌倒了,进了医院 。医院建议,如果他继续住在他的房屋,应该找一个人来照顾他,当他出院后,就聘请了一个女人照顾他。不幸的是,在她开始“照顾他”三个月之后,那一半仍然属於该男子的房屋被转移到该女子身上,而那男子开始要求要将另一半的业权转回给他。他最终起诉了(现在11岁)的侄子,说侄子只是为他託管,所以他可以随时拿回他的房子。我们替这个侄子进行抗辩,法庭裁定并没有归覆信托,即老人已把物业赠送给侄子,现在无法取回。
    Wong v. Huang, 2012 BCSC 975

    阅读案件